《三叉戟》里的暴脾氣董勇:年輕時也吃過直白的虧

《三叉戟》里的暴脾氣董勇:年輕時也吃過直白的虧
2020年06月18日 12:41 新京報網

我很慶幸一個人可以演一輩子警察,演自己最喜歡的角色類型,何樂而不為呢?

《三叉戟》劇照《三叉戟》劇照
董勇董勇

  我演過剛從業的警察,隊長、局長,到《三叉戟》演了一個即將退休的警察,把警察從入警到退休的過程演了個遍。我很慶幸一個人可以演一輩子警察,演自己最喜歡的角色類型,何樂而不為呢?——董勇

  從電視劇《黑洞》中的刑警副隊長王明到《重案六組》中的人民警察江漢,董勇一直有著“警察專業戶”的稱號。相比其他影視劇中年輕內斂、剛正不阿的警察形象,此次在熱播劇《三叉戟》中,董勇飾演的“大棍子”徐國柱是一名即將退休的老警察,脾氣也是“三叉戟”中最大的一個,暴脾氣、善于抓捕也成了“大棍子”徐國柱的關鍵詞。

  能再次扮演刑警,在董勇看來是難得的一次機會:“一個工作25年即將退休的老警察,在一部影視劇里能夠作為主演,這樣的戲到目前為止就只有這一部,所以我要緊緊地抓住。”

  從影二十多年,演繹了數不清的警察角色,此前有微博網友把董勇不同年齡段的警察角色剪輯到了一起,充滿了“懷舊”色彩,董勇自己看到這個視頻也很感慨:“做得特別好,讓人家看到我以前也是小鮮肉,小鮮肉將來也會老。”被問及類似《三叉戟》這樣讓中年警察挑大梁的作品是否會成為刑偵劇的新潮流時,董勇認為不會:“現在沖鋒陷陣在第一線的還都是年輕人,這要成為影視劇創作的潮流,不切合實際。”

  戲里戲外《三叉戟》——

  “成年人的友誼,沒事不聊天”

  劇中,“三叉戟”的性格搭配十分鮮明。被稱之為“大背頭”的崔鐵軍(陳建斌[微博]飾),堪稱全組的“最強大腦”,具有極強的分析和協調能力。“大噴子”潘江海(郝平[微博]飾)和“大棍子”徐國柱,則是崔鐵軍身邊的文武二將,一個主要負責動口,一個主要負責執行。而這三人之間的默契配合,也正是該劇最吸引觀眾的地方。徐國柱作為全劇的“武力擔當”,在查獲賭場、追逃嫌疑人等戲份中,有不少抓捕、追逐的打斗場面。已經50多歲的董勇坦言,自己確實有點心有余而力不足,“拍攝中,我和導演提出只要自己能做的,都希望自己上,但是比我想象的還差一點兒,我想象中自己應該做得更好一些”。

  除了追查案件,三人在劇中互相“斗嘴”的互懟場景,也顯示了三人二三十年來的堅固友情,比如徐國柱“抱怨”:“我認識你們倆可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,一人給我一刀是吧,我真是兩肋插刀了!”有些是董勇臨場發揮的臺詞,不僅充滿了戲劇性,還讓這個角色干凈利落。談及和陳建斌、郝平戲外的相處,董勇說:“我們在戲外跟戲里很像,這是一種成年人的友誼,沒事兒不想聊天,有事兒打電話,我覺得這種淡如水的感覺很好。”

  出道

  看到熒屏中的自己“汗毛會立起來”

  董勇并非科班出身的演員,7歲那年他開始在北京學習京劇,中國戲曲學院畢業后被分配到了浙江京劇團。上世紀80年代,一次偶然的機會董勇在電視劇《滿江紅》中飾演了岳云,開始接觸到影視行業。但是那個時候他并沒有要做一名“職業”演員的想法,因為他看到自己在熒屏上的樣子,感到很不適應,“自己看自己汗毛會立起來,就更別提別人看自己是什么樣子了。”

  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剛剛開始,人們對金錢的意識還沒有那么強烈。大家習慣于“按部就班”的生活方式,都沒有什么欲望。在劇團工作,首先想的是要有一輛自行車,之后換一輛好一點的自行車,再之后買一輛更好一點的自行車;從一開始大家一起住集體宿舍,到結了婚搬進平房,再到住樓房的老同事搬進新樓房,自己從平房換進樓房,這就是一輩子。基本上生活是固定模式,奮斗就是得一個先進工作者,一張獎狀。

  在這樣的大環境中,30歲以前的董勇幾乎天天在“玩”,對未來也沒有過多的想法。29歲時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跟著一個劇組去了歐洲工作70天,才知道人是可以不在自己的戶籍所在地居住的。背一個包,自己跑到另外一個城市謀生,這樣的生活他之前是完全沒有概念的。他發現歐洲很多國家都很小,走來走去很方便,甚至可以早上去一個國家買菜,下午到另一個國家加油。那兒的年輕人18歲成人以后,背上一個包可以徒步或者搭車到處走。喜歡某一個地方,就在這兒生活下去。或者幾年后再換一個地方,一直在尋找最適合他發展或者生活的地方。這給了董勇很大的刺激。

  北漂

  三十而立,重回“故鄉”北京闖蕩

  從考入中國戲曲學院到1985年被分配到浙江京劇團,董勇的青年時代一直和戲曲聯系在一起。工作時最忙一年365天大概要演200場的《三岔口》,天天重復,已經沒有激情了。從歐洲回來后,年近三十的董勇開始思考,自己是不是要換一種生活方式。

  上世紀90年代末的中國電視劇行業已經進入蓬勃發展期,好演員輩出。“我能不能也努力做到,能不能做得比他們更好?我自己為什么不去闖一闖、試一試呢?”三十而立,董勇從杭州到了北京,成了一名“北漂”。

  董勇曾在微博分享過一張他在北京站前的照片,并寫道“9歲時從這個門走進了大北京。”

  董勇說,到一個城市你適不適合,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,就是在那里住幾天,覺得很舒服、很放松,這個城市就適合你。如果這個城市的路,三天你都沒有摸清東南西北的話,那它就不適合你生存。董勇9歲到17歲都是在北京讀的書,在北京,他有那種特別放松的感覺,覺得北京的馬路都很寬。包括吃的方面,他很喜歡北方食物,特別愛吃韭菜餡和茴香餡的餃子。所以“北漂”的日子對董勇而言,反倒像是再次回到了家鄉。

  警察專業戶

  很慶幸,一個人能演一輩子的警察

  因為有戲曲功底,又是武生出身,早在2001年,陳道明、陶澤如[微博]領銜主演的電視劇《黑洞》中,董勇便飾演了刑警副隊長王明。隨后,董勇接連在電視劇《重案六組》中飾演人民警察江漢,電視劇《絕對控制》中飾演派出所副所長仲大峰,持續打造了熒屏“警察專業戶”的形象。“我演過剛從業的警察,隊長、局長,到《三叉戟》演了一個即將退休的警察,把警察從入警到退休的過程演了個遍。”

  董勇因在電視劇《重案六組》中飾演江漢,成為那個年代不少女觀眾心中的偶像。

  甚至連人生地不熟的香港電影導演來內地拍戲,首先想到的“警察”也是他。2008年籌備電影《大搜查》時,麥兆輝[微博]和莊文強[微博]需要一個飾演警察的演員,他們在網上搜索最像警察的內地演員,搜出了董勇。以至于在通過朋友繞了一個大圈找到他時,董勇都以為這是在開玩笑。

  不過,涉案劇撤出黃金檔后,董勇也嘗試著不同類型的角色,演農民,演企業家,演軍人,但是觀眾并不像能記住那些警察角色一樣記得這些人物。有時董勇打車,司機和他聊天,說最近很久沒看到你演的警察了,這兩年你怎么不再拍戲了?

  對董勇而言,他很樂于接受“警察專業戶”的定位,能把每一部戲的警察都演出自己的特色,這并非一件簡單的事。“我也很慶幸一個人可以演一輩子警察,演自己最喜歡的角色類型,何樂而不為呢?”雖然也很希望有機會塑造風格各異的人物,但董勇不會貿然去“嘗試”,“拍戲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。制作公司或者導演,是按照你曾經演過什么角色來選你的,而不是說讓你來我這兒嘗試的。那不是毀人家嗎?我投個幾千萬拍部戲讓董勇來嘗試?沒有這樣的機會。陳建斌就特別想演他自己喜歡的人物,所以他自己導自己演。”

  變化

  四十歲黃金期,迷茫、瓶頸接踵而來

  2014年之后,電視劇市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新生代演員迅猛崛起,各種甜寵、虐戀、IP劇席卷熒屏,“流量”來勢洶洶,董勇接戲的節奏也慢了下來。戲演得少了,這對董勇而言是一件很無奈的事,“這是市場決定的。我也想多拍戲,但是確確實實從2014年以后適合我的戲越來越少了。”

  2014年后,董勇嘗試出演不同類型的角色。在電視劇《彭德懷元帥》中飾演彭德懷(上),在電影《鋼鐵,是這樣煉成的》中飾演鋼鐵廠負責人。

  彼時董勇正值四十多歲,處在一個男演員的黃金時期。大把的商業劇,爆款很多,許多年輕演員一夜成名。反倒是對董勇而言,并沒有產出相應的“黃金作品”。董勇很迷茫,“我一直在想,自己出了什么問題,我怎么就橫在這兒,就不會動了呢?這不是瓶頸,是瓶子根本就沒口了,出都出不來。”

  沒有戲拍的日子只有慢慢等待。董勇自認為并不是一個特別有商業價值的演員。相對來說,人到中年,所飾演的角色范圍也逐漸縮小。然而,一部《三叉戟》讓三個年齡加起來超過150歲的“老年男人”重新帶動起收視和口碑,董勇笑言,也正是《三叉戟》在江蘇衛視和浙江衛視的熱播,才讓他突然意識到,原來自己除了可以演在“一黃”(央視一套黃金檔)播出的劇,也可以進入商業市場。

  ——性格——

  “年輕時,沒少吃過‘直白’的虧”

  熒屏上演繹了多個性格耿直、爽快的警察形象,生活中“直白”、遇事直截了當、不繞彎也是董勇特別喜歡的一種行為方式。但隨著年齡的增長,他也在不斷思考:“這個世界是由‘直白’組成的,還是以更好的一種方式組成的?而且很多事情最終達到一個理想的目標,并不都是靠‘直白’去完成的。”

  董勇現在會更多地放下自己的角度,去考慮別人的感受。他年輕時拍過一部戲,因為一件很簡單的事,曾和服裝組的工作人員發生了沖突。他認為自己的戲服應該同款的有兩套,這樣在現場拍任何戲的時候,都有一套備用的。如果衣服撕爛了,弄臟了,立刻有一套戲服可以替換。而不是說把這件脫下來,現場去縫補去洗,拿吹風機吹干,演員坐在那兒干等著,影響拍攝進度。但到了后來他了解到,原來劇組制作費用很低,沒有那么多經費給演員準備兩套戲服。

  如果現在再碰到這種事,他不會貿然地先去指責別人,而是更多地去了解事情真相、考慮他人的切身情況。年輕時董勇吃過“直白”的虧,“太多了,數不勝數,所以我就不想數,那都是悲哀的事情。怎么會那么不懂人事?”

  關于“人到中年”

  新京報:“大棍子”在劇里雖然“寶刀不老”,但還是經歷了人到中年的困境,他在心理上依然是可以沖在一線的刑警,但是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是他想象的樣子了。你是怎么體會他這種心理上的變化?

  董勇:人到中年,心理變化是一定要就事來論事的。必須要有事,就像我現在這個年紀,如果我不去扛一個煤氣罐,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老了的。比方說,我們現在爬一個樓梯,以我的心理年齡我早就在二樓三樓了,但是腳可能才邁到第五個臺階。這就是你的生理年齡和心理年齡的落差。這個落差在每件事情發生后,你才會有感覺。“大棍子”從頭到尾,一直在講的就是這個落差。

  新京報:有沒有什么是自己年輕的時候特別熱衷的事情,現在變得沒什么興趣了呢?

  董勇:我現在從來不去晚上開門的店,比方說年輕的時候會去酒吧,現在不去了。

  新京報:就在家里喝點小酒?

  董勇:對。家里喝點。

 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實習生 曹煜鑫

(責編:珞小嬜)

董勇三叉戟警察
新浪娛樂公眾號
新浪娛樂公眾號

更多娛樂八卦、明星獨家視頻、音頻,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娛樂看點

熱門搜索

高清美圖